您的位置:mg4355.com-mg娱乐娱城官网4355 > 书法 > 只有钱不值钱

只有钱不值钱

发布时间:2019-11-24 08:37编辑:书法浏览(140)

    2010年秋季拍卖落槌声中,有自发的掌声、老板的笑容,更多的是藏家们的长吁短叹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几乎每一家拍卖行都打破了自成立以来的纪录:中国嘉德的41.33亿,北京保利的52.8亿,香港佳士得32.3亿(港币)。每一场拍卖会都座无虚席,站在四周和后方的常常藏着大买家,除了那些上亿的单品,我们还看到大批带着中产阶级特征的藏家到场,拍得十万至几十万元的小额拍品后,感慨要送孩子去学习美术。

    场景一:10月8日

    香港国际会展中心,苏富比秋拍中国瓷器及工艺品专场,拍品是清乾隆浅黄地洋彩锦上添花 万寿连延图长颈葫芦瓶,估价3000万。

    第一口价喊在2000万港币,瞬间就过了估价,此后一分钟里场内号牌举起一片,从3000万叫到8000万时拍卖官甚至来不及顾到全部的号牌,笑着和大家商量等我一下,我慢慢来。坐在前排的大藏家张宗宪举牌很坚定,发现总有人和他争,一口也不让,忍不住的张先生站起来向后张望,这才发现跟自己抢瓶子的是妹妹张永珍,然后他两手一摊,退出了竞争。张永珍并没有马上买到心头好,场内消停了电话委托又热闹起来,从8000万之后,张永珍和电话竞投者的喊价超过30口,焦灼了十多分钟,落槌价是2.25亿港币,加上佣金,成交价是2.5266亿港币。

    场景二:11月20日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中国嘉德秋拍秋光万华清代宫廷艺术集萃,拍品是王羲之草书《平安帖》。

    这场从晚上八点整开始,第二件拍品乾隆的《盘龙松》就以估价的三倍多4050万人民币落槌,《平安帖》是第九件拍品,第一口价是5500万,在一分钟之内,仅7口价就直接喊到一亿,而后以1000万为阶梯持续加价到2.2亿,此时开始还在争的买家已经退去大半,前排和电话委托中还有两三人在坚持,加了几口后又在2.6亿处停下,拍卖师的声音轻到了似乎只想让最后竞争的两位买家听见。最后电话竞投者出价2.7亿落槌,整个过程不到8分钟。加上佣金,成交价是3.08亿人民币,全帖41个字,每个字合700多万人民币。

    场景三:12月1日

    香港国际会展中心,佳士得秋拍放山居旧藏专场,拍品是清雍正御制掐丝珐琅双核香炉一对,估价待询。

    经过了此前两件上亿拍品的成交,这件拍品似乎竞争者很少,起拍价7500万港币,短短几分钟,只有两三位竞争,很快以1.15亿落槌,买家由电话竞投,是香港富豪刘銮雄。听起来佳士得似乎争抢不激烈,其实双鹤香炉之前,已经有一件1.1亿,一件8千万的落槌价。双鹤香炉最后的成交价是1.29亿港币。

    场景四:12月5日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匡时国际秋拍古代书法专场,拍品王铎《雒州香山作》,估价380万。这件拍品是日本书法泰斗村上三岛的私藏,创作于1640年,是王铎里程碑式的作品,瞄上它的人不在少数。拍卖的过程里几次响起掌声,从300万的起拍价一路迅速地飙升到3000万,号牌满天飞,站在现场最后面,也是挨着媒体们最近的,是收藏家赵兴与几个山西大叔,当竞价在4000万上停住时,一位山西老乡跑向后区,对赵兴和诸位老乡喊:加50吧,全世界第一!劝说有效,赵兴马上举牌示意加50万,4050万落槌,最终以4536万成交。

    所有的表象都是有原因的,也都潜在着问题。

    佳士得书画部的专家游世勋说,我有好几个浙江的朋友房子卖掉,考虑来买画,通胀这么厉害,更多的钱进入艺术市场是会发生的。

    除了有更多的钱,业内一些高层也对中国嘉德拍出40多亿表示是以量取胜,其实不只嘉德,今年恰逢五周年的匡时和保利,在数量上都不少,嘉德的预展更是铺满了国际饭店会议中心的三层楼,几乎每个门类都没有短板。而对于同行以量取胜的说法,中国嘉德的市场部总监孙杰先生给我看了一张图表,书画瓷杂古籍油画类拍品的总数从2009年秋拍的2242件上涨到今年秋拍的3029件,每件拍品的平均成交价从65.37万上涨到131.83万,几乎翻了一倍,从图表上看,数量远没有单品价格上涨的幅度大。简单的数学逻辑告诉我们,总价的增长,还是依赖于单品卖得比之前更高。

    单品的价格都是合理的吗?有藏家从专业的角度提出了质疑,比如苏富比的那只葫芦瓶,马未都的点评是这类彩瓷,过去并不看好。一是没有主题图案,花卉题材太过普通;二是底署矾红款,以款识而论,蓝料方章款第一,青花款第二,矾红款仅为第三;三是瓶型一般,很是流俗。

    苏富比中国艺术部资深专家沈恩文说,我和马先生从1995年就认识,他是行家,从传统的收藏家角度看,洋彩确实不如珐琅彩值钱。我打个比方,90年代,永乐、宣德年间的瓷器比乾隆、雍正的东西好太多,价格也贵10倍以上,清代的瓷器卖不到高价的,老一代的收藏家不会轻易妥协,他们会为了明代的继续等。但是新一代的藏家不会。现在市场供求有落差,出来一只瓶子,只要是好东西,哪怕是清代的,也会上亿,这在老藏家看来根本比不上十几年前那些几百万的明代瓷器。马先生这么说我可以理解,只不过市场不一样了,现实是,这一次它出现时你不买,过几年再出来,价格就又翻了多少倍。

    所以,即便大家心里清楚珐琅彩的工艺高于洋彩,但在这么一个出货就沽清的时期,也不太会去计较这些。明代的瓶子市面上极少,现在的新买家可能没机会亲手把玩,他们大多是从清代瓷器开始进入这个领域的,很自然的他以后就会认清代的瓶子,所以也不一定明代就是贵的。还是要看主流的、有购买力的藏家认什么,喜欢什么。

    除此之外,拍卖行们都默契地开拓了属于自己的专场,匡时有王世襄专场、紫砂专场和铜炉专场,嘉德有明式黄花梨家具精品专场、中国雕塑系列专场,有江南第一槌的西泠印社保留传统的古籍善本专场,有首次面世的顾广圻批校本《战国策》、汲古阁抄《南村辍耕录》、明万历万寿堂刻本 《大明一统志》全书,以及前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俞伟超先生和海上三吴一冯之一的吴待秋的古籍旧藏。

    匡时的紫砂和王世襄专场,人多到坐不下,董事长董国强感慨,第一次做紫砂,就能拍到这么高,市场真的太好了我看出来了,这年月,什么都值钱,就是钱不值钱。

    编辑:颜媛媛

    本文由mg4355.com-mg娱乐娱城官网4355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只有钱不值钱

    关键词:

上一篇:苏东平抽象绘画个展

下一篇:没有了